澳门新蒲京赌场2778 > 观点 > 医疗牵手大数据,个人隐私谁做主?

医疗牵手大数据,个人隐私谁做主?

2020-03-11 观点 Eli

医疗牵手大数据,个人隐私谁做主?-澳门新蒲京游戏

近年来,生物医学大数据在全球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个人数据被用于精准医学等科学研究。然而,当每个人的小数据汇聚成大数据时,一面童话故事里的“魔镜”就出现了,很有可能会在“皇后”面前将你的秘密和盘托出。

据记者了解,至今为止,我国尚无专门针对生物医学大数据应用设立的法律,仅仅在法规层面做出比较笼统的要求。如何治理或防范数据失信或失真,已成为生物医学大数据在共享过程中面临的伦理挑战。

“脱敏”也未必安全

生物医学大数据广泛应用于临床疾病诊治、医学药物研究等各个方面,具有非常高的学术、商业和社会价值。正因为如此,数据泄露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2018年10 月,科技部首次公布了一项人类遗传资源行政处罚决定,起因就是几家国内知名医院和公司未经伦理审核便与国外机构合作开展中国人样本的基因测序研究,并将部分人类遗传资源信息传递出境。

此事一经发酵,就引发了公众对个人隐私泄露的担忧。北京大学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生物统计及生物信息实验室主任周晓华表示,精准医学和个体化医疗需要收集患者的大量信息,在数据共享的基础上为每一位患者制定独特的治疗方案。在这一过程中,患者的隐私保护就面临着十分复杂的挑战。

一般而言,医护人员等作为有权收集生物医学信息者,在依职权或依合同收集生物医学数据的过程中,通常有两种情形,一是因医疗的需要而收集;二是因科研需要而收集,两者之间有时也相互混合,而这两种情形都涉及到伦理问题。

因此,数据收集时都需要考虑患者的信息保护,进行脱敏处理,与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等,尊重患者的权利,确保收集的信息不会泄露患者的隐私。但周晓华指出,“数据收集过程中尽管会对一些个人信息进行处理,但在后续的分析中,仍有可能通过一些方法获得涉及个体隐私的信息。”

也就是说,数据“脱敏”后分享,隐私也未必是安全的。而如果加入基因数据,威胁就会更加明显。因为基因数据比指纹数据更敏感,当基因检测数据与一些病理数据相遇时很容易匹配到具体个人,这种确认也很可能会侵犯人类隐私。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宋晓亭向记者指出,在大数据快速积累和精细化处理的情形下,纯粹的个人时代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基因信息这一人类最大的隐私对种族的生存和安全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甚至还关系到国防安全和国家利益。

而除了隐私保护,数据安全问题同样需要关注。“在数据预处理和存储阶段,需要考虑数据在传输过程中的安全性。共享数据时需要签署相应协议,确定数据的应用场景,避免用于不良用途。”周晓华称,医疗数据存储的技术是否能够保证数据的安全,一些临床试验数据的外包处理是否会导致数据的泄露,这都是大数据时代需要考虑的伦理问题。

健全法律不应纸上谈兵

一边是数据带来的隐私安全“黑洞”,一边是精准医学打开的未来医疗大门,隐私安全保护与数据公开应用能否兼得?

在多位专家看来,完善与生物医学大数据建设、使用、管理和存储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建设,加强伦理审查,是实现生物医学大数据使用效益最大化的保障。

宋晓亭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针对生物医学领域大数据管理的相关法律,只有部分与之有关的法规。例如,2019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其中对于人类遗传资源的管理主要考虑到国家的生物安全,采取国内鼓励研究开发、国外有条件限制出境的原则。

另外还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2015年版)》,其中对于信息利用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对传染病数据的使用要求建立登记和审核制度,不得利用传染病数据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的活动,不得对外泄露传染病病人的个人隐私资料。

“可见,考虑到国家生物安全和个人隐私的保护,我国对生物医学领域的大数据使用仍然采取比较稳妥的做法。”宋晓亭说,未来,我国乃至全球亟需对生物医学大数据的管理使用专门立法,以适应和引导大数据时代信息处理技术发展和运用的需要。

周晓华也认为,生物医学是一个相对特殊的领域,健全生物医学大数据应用相关的法律法规十分重要。他建议在法律层面上,从数据收集、数据存储和传输、数据分析、数据应用几个阶段细化对生物医学大数据的管控。在明确对于数据安全要求的同时,出台具体、有力的监管措施和可操作、指向明确的细则,从而将大数据的监管真正落到实处而非纸上谈兵。

另外,周晓华建议在制定法律时,鉴于我国的复杂国情和生物医疗领域的庞杂体系,充分考虑中国的国情和行业内的现状,征求各个子领域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保障法规的可行性和科学性。同时,考虑到大数据技术的高速发展,制定的法律还应该为技术的进步预留一定空间,以便及时进行修订。

此外,上海市妇幼保健中心主任朱丽萍等专家呼吁,政府应该完善机构的设置,建立专门的医学大数据信息管理部门,从事生物医学信息的数据收集、汇聚、分析和发布工作,严惩窃取、倒卖生物医学数据信息的犯罪人员,督导和引领国内生物医学信息的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

《中国科学报》 (2020-03-09 第3版 医药健康)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